TANG YING FAMILY INSTITUTE

唐赢家族研究院

2018-08-16
全球视野 I 要资本更要速度,FO加入私募股权资本竞技场

在金融市场,家族办公室投资高手总是用别人的金钱,为己所用,做出明智的投资,书写自身和家族传奇。家族办公室与母基金都是私募股权投资的组织形式,是私募股权市场上的重要参与力量。

 

在本文几个案例里,我们可以看到国外家族办公室如何参与私募股权圈子,从战略布局到落定交易,案例中的几个家族办公室,背后运作可能有很多相同之处,而在投资策略上,一些侧重合作化,集中投资和运作的优势,一些又侧重在速度上占尽先机,另一些通过收购奠定行业的实力地位,是力挽狂澜亦或手到擒来,在家族办公室运行规则下,一切皆有可能。

 

Michael Gottdenker是通讯公司Hargray Communications的CEO,他与红木资本投资家族办公室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亿万富翁Jim Davis,及其顾问David Watson共进午餐。在过去几周里,这两位看中了Gottdenker的公司。

 

“我以为家族办公室不会自己直接投资,”Gottdenker沉思着说,“或者他们自己直投,我认为其利润的实现将需要大量的工作。”但是,在这家哥伦比亚餐厅品食意大利食物的过程中,他突然意识到他面前的这位首席执行官,未来可能成为Hargary公司的新主人。午餐间他与Davis分享了一名雇员努力工作,从公司呼叫中心客服升至管理层的故事。

 

Gottdenker所讲的故事,表明了他所看到的员工的重要性。而这一观点与Davis不谋而合,Davis早期就是猎头公司的联合合伙人,个人财富是其员工和猎头公司共同实现的。因此,一杯咖啡不到的功夫,Davis就通知他的潜在搭档,另外两家家族办公室,来竞价购买Hargary。他希望通过他们的交易来收购这家公司。还有其他潜在的意向者在等待。为了在这场游戏中胜出,Davis和他的合伙人需要打败私募股权公司,更不用说其他战略收购者了。

 

家族办公室在短短几年已经完成大变身,跨越股票、债券甚至其他诸如对冲基金等衍生品的传统投资方式。许多管理投资和财富的家族办公室,开始直接投资企业和房地产。那些经验老道的家族办公室的投资手法是变身为投资巨头,利用他们的长期资本杠杆,定期收购私募股权公司。同样他们也四处搜罗并雇佣顶级投资天才,以吸引更有吸引力的目标,并与他们竞争价值数亿甚至数十亿美元的大型公司的巨额交易。更令人吃惊的是,他们竟胜出了。因为相比较传统私募,家族办公室最大的优势是速度。

 

这在Hargray的案例中非常明显,该项与Davis的交易在3月7号正式生效。此前,Hargray公司的私募股东Quadrangle Group LLC,曾想要出售这家公司,因为它会拉低Quadrangle Group Partners II基金的估值。在2016年秋季,一些有竞争力的买家浮出水面。一个来自一家公司董事会的成员,Stephens capital的董事总经理,Stephens是一家单一家族办公室,管理富豪Warren A Stephans的财富。他们在寻求一个搭档,并很快吸引了坐落于芝加哥的,为Thomas Pritzker进行投资服务的Pritzker Organization的注意。两家公司很快开始了尽职调查。两个月之后,他们勾勒出了交易雏形,但他们要付出的代价是高昂的。他们需要寻找第三位合伙人,与此同时其他买方正紧盯着这家公司,因此他们需要快速行动。这便使得Davis得以有机会介入。

 

Davis的红木资本在它的网页上并未披露相关信息,仅表明其交易完成的速度之快。在短短数日之内,Davis的公司可以联合其他家族办公室,部分通过自己家族办公室和其他新伙伴合作完成的尽职调查工作。8天之后,在红木资本得知交易信息不到两周的时间里,Hargray宣布由Pritzker集团牵头的财团将购买这家公司。

 

“有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办公室构成的网络专门从事这类交易,而且非常容易成功。”Pritzker集团的常务董事Joseph Gleberman说道。“我曾在高盛从事很长一段时间的私募交易,回顾KKR与黑石集团的交易,或者高盛与华平投资之间的交易,这和20年前的交易也没有什么不同。”

 

对Gottdenker来说,在Hargray新的股东加入之下,管理方式变得明显不同。“我们将讨论现今的我们规划方式上的一些不同点。”他说,“传统私募只要思考未来三到五年前进的方向。而现在我们就可以看2030年我们想要看到的情形。”

 

摩根大通投资银行北美家族分部的负责人Susan Elolampi说,他们更喜欢长期来看有潜力的投资者,这些人很少会将业务撤离其本土,而不会是那种救场者,会做出一些对公司近期有益的决策,但是从长期来看却是有害的事情。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当然,家族办公室的成功部分也归因于畸高标价的承受能力。位于苏黎世的Thyssen-Bornermisza家族,其投资分支部门TBG AG不是唯一一家对DTN有意向的买家。DTN是施耐德电气的一个分支,主要供应皮革、燃油以及农产品的数据分析服务等业务。从DTN执行总裁兼TBG董事Jerre Stead可知,当施耐德推出出售消息时,一些策略并购者和私募公司也同样曾有意向来敲门。最终TBG在今年以9亿美元的高价竞价胜出。

 

Stone Canyon Industries是一家由之前垃圾债券传奇人物Michael Milken的资产为后台的公司,它以2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包装公司BWAY CORP。四月份,它劝说另一家包装公司的私募股东——Mauser Group NV, 终止IPO,以23亿美元的估价开始对BWAY实行收购。

 

尽管它表面看起来像一个私募公司,Stone Canyon似乎相比于传统私募公司而言更加注重构建。BWAY-Mauser在公司架构设计上,花费了大量资金整合,巩固自己在美国和欧洲的地位。

 

位于洛杉矶的Stone Canyon,在2014年由James Fordyce和Adam Cohn联合创立。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他们看中的目标公司通常是一些行业内排名前一二并估值在1亿到20亿美金之间的公司。因为这些公司已经很庞大,依于Stone Canyon的交易经验、投资能力以及经济体量,会更易于完成战略并购。

 

银行、顾问以及家族办公室高层都将参与交易,并对能完成这类并购的家族办公室的数量进行预估判断,从半打到几百家不等。可以明确的是,短期内就资金池他们将更好地合作,共同努力筹集资金,并一同参与交易,完成竞价。

 

因为加入了私募股权的竞争,资本流动的数量也激增了。由Pitch Book Data的数据,相比于2011年251亿美元的交易量,2016年家族办公室完成了1006亿美元的交易。

 

面对竞争压力,私募公司开始为大型的家族办公室提供新的特别业务,即直接投资,以推广市场。私募基金经理为投资者提供合作投资的机会,或者同他们的基金一起直接投资一家公司。由Priqin的数据,这一比例自2014年起,由45%上升至58%。

 

甚至最大最知名的私募基金也开始极力吸引家族办公室的客户,在一些情况下甚至允许他们在没有成为客户的情况下允许他们共同投资。像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和百仕通集团(Blackstone Group LP)这样的公司也开始组建长期投资的队伍,以吸引更多例如家族办公室、捐赠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等长期投资者的加入。

 

唐赢结语

 

整体看这些家族办公室运作,家族财富运作体系策略的差异和成功路径各有差异,但是殊途同归,了解自己,了解市场,审时度势,制定可行性的战略和策略才是真正的家族财富管理之道。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景华南街5号远洋光华国际大厦C座909
电话:(010)65080877 传真:(010)65081767
邮箱:Rgd-hr@rongguanda.cn